charles 的部落格

您在這裡

「攜手微軟、打造非營利組織私有雲」之前...

雲端服務在企業領域的應用已經非常普遍,而在非營利組織領域呢?

偶爾會碰到我們的客戶來詢問:「微軟有贊助非營利組織一年五千元美金的 Azure 額度可供用,我們的網站/捐款系統可否移到 Azure 上呢?」。乍聽之下,有人捐增了十五萬很不錯/不收可惜,但有些事情得先想想/打打算盤:

在 DrupalCamp Taipei 2016 放下 Drupal?

在 11 月中旬的 Drupal Camp Taipei 貢獻了一場「放開那個 Drupal:斷絕不需要的模組、捨去多餘的專案流程、脫離對社群的執著」。前兩段算是勉強拼湊出來的暖身哏,重點是在後面的社群。雖然感覺有點走下坡,但其實還是有無限可能,所以最後還是不斷鼓勵大家的士氣,也真是難為我了XD

其實,該場應該只有一重點,就是把吉祥物多年前的「開源之道」拿出來朗誦幾次,效果應該會很不錯的!

Open Scholar - 大學網站系統解決方案

日前有機會到某大學介紹適合一次建置學校多個網站的系統,於是就找了兩年前摸過一些些的 Open Scholar。這是一套以 Drupal 為基礎、由美國哈佛大學所支持/開發的架站機,可以協助大專院校在大學評鑑/排名上,在某個面向贏在起跑點上...話不多說,就看看我整理的簡報吧~

DrupalCon Asia 2016 取經/歷險

去年底心血來潮,眼看首次 DrupalCon Asia 在印度舉辦,去申請個會議補助試試。沒想到雀屏中選,於是就與另外六位 Drupal Taiwan 的社群朋友組成了聲勢浩大的台灣團(相較於日韓港澳中...),二月過完年之後出發前往孟買。

這次研討會的主要議程是兩天,Drupal Taiwan 社群朋友有略作一些議程共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減參考。我另外報名了前一天的 Government Summit,多數內容是請外來的和尚念經,但也略窺印度數位政府的實力。

社會企業公益報告書 - 2015 (非營利組織才能解決社會問題!)

因緣際會加入了社企登錄平台、然後自告奮勇要來寫份公益報告書,在難產一次之後,勉強拼貼出今年的報告。

社企登錄平台是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的計畫,由公益團體自律聯盟負責執行,看得出來目前的架構是類似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和非營利組織工作報告的合體。揭露了多少資訊、沒有說的又可能是哪些,都是大眾可以檢視的部分。

 

2016 年學期/學年實習生招募

展望2016,期待能找到幾位實習夥伴,與我們共同成長。詳見以下資訊:

社會企業:促進社會進步的企業?

延伸之前的「馬鞍」文章裡的問題「Who Do We Want Our Customers to Become?」,來看一下我們的客戶組成裡很重要的一種類型:倡議型組織。

一般我們會把非營利組織分成兩種:服務型團體、倡議型組織。服務型團體是指直接作社會福利、社會工作的組織,例如羅慧夫顱顏基金會、樂山教養院、台東孩子的書屋等。倡議型組織則以議題倡導、影響政策為組織目標。當前許多社會問題,其實都可以追溯到某些結構性的經濟問題、以及背後隱藏的政治風向(想想:食安、農業、城鄉發展?),而多數的社會企業雖然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標,但通常僅能解決短期問題/少數需求,除非演化/著眼於形成一種社會運動(例如公平貿易「運動」),促成結構性/政策性/政治性的改變。

我們不賣馬鞍

前幾天收到這封信

感謝您用心參與 AAMA台北搖籃計畫第四期的徵選。 在初選上百名報者中僅 40 名創業家進入決選階段,您的創業實力與潛能已受到相當肯定 。 然而我們很遺憾的通知您,您未入選 AAMA台北搖籃計畫第四期。 評審們在面談中深受感動,每位創業家都有其相當優秀的特質及獨特的產業, 但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40 位創業家中不免造成遺珠之憾 。

當天面試完就覺得不妙,面試官問的問題頗尋常(要解決什麼社會問題、如果客戶不認為你們是社會企業/不買單該如何...),但是我的回答卻沒有什麼突破點(我們是非營利組織的軍火庫/解決的「間接性的」社會問題是非營利組織的數位落差問題、開源碼產品/服務的永續性與非營利組織的速配),當時就知道可以洗洗睡了...

後來想想,客戶是否願意採用我們的服務、跟是否認同我們的理念/認為我們是或不是社會企業...關係不大。社會企業不是應該賣產品/服務、而非販售理想嗎?大誌雜誌以街友為通路販售雜誌,今天若是街友都不買單、只願意賣玉蘭花和口香糖,那麼,大誌雜誌還是社會企業嗎?頂多是商業模式發生問題/經營不善,仍應無損於其社會目的。當前的社會企業熱潮所產生的「社會多/企業少」、「企業多/社會少」的M形現狀,還待克服。

臺北市政府開放資料黑客松、開放資料與 Drupal

相關專案: 

之一:因緣際會接下協辦「臺北市政府開放資料黑客松」的艱鉅任務,因為這兩年也是黑客松熱潮,每個活動都在搶沒有人(搶「沒有人」、「搶沒有」人),雖然有些獎金誘因,但是人才、資料、想像的缺乏,對我來說,舉辦定期性的、小型的黑客松或 Idea Jam,可能才是持續優化開放政府資料的較佳方式。

之二:國內開放資料相關的發展,屈指一算也該有個五六年吧, 雖然看似活躍,但個人感覺好像在跑操場、跑了一段路之後又回到原點,分不清是在走第一哩路還是最後一哩。至於那個分不清Why/How/What的問題,更是根本了。

客戶價格與價值

五年多來,我們有幸累積不少客戶與專案,雖然每個客戶都很重要(!?),但不免俗的,除了專案金額有多寡之分,每個專案都會有些不同的狀況,對於我們來說,衡量過去的專案成效,對於日後的專案評估,應會有些幫助。因此,我們初步發展了一些指標(公司價值、社會價值),主觀地評定分數,作為內部的後續參考。

如果對於這些指標有什麼建議/意見,歡迎告訴我們摟!

頁面

訂閱 RSS - charles 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