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

YouTube是一個已經廣泛融入我們生活中的超級影音平台,如果要分享影片、找影片,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Youtube。人人都可以上傳影片到YouTube,但有些認真經營的頻道可以達到十萬、百萬次或是更高的訂閱率,而一般人的影音頻道卻要達到一百次都很困難。網路星期二座談會「非營利組織也能有影音新視力!」的主角是NPO/NGO,比起一般企業也許沒有夠多的人力去製作影片以及經營頻道,...
為了要讓新網站丟到萬惡的 FB 時能夠端出美美的預覽圖,你需要改一大堆的程式碼,在單純 html 的網頁還容易,就是在網頁裡面加入叫做 meta tag 的標籤就好了。 如果打開網站原始檔,有時候你會看到這些標籤:  這些 <meta 開頭的,就是網站上不會顯示出來,但很多工具需要用到的內容,例如說現在超重要的Facebook。 記得 Facebook 的連結都會截取一張圖片嗎??...
這裡要說的雞尾酒療法,是同事對於驅散防治網站垃圾訊息、留言以及幽靈註冊會員的一種暱稱。通常這些垃圾,會洗掉整個版面,有時也會吃掉主機資源,非常討人厭。如何對治,又是一個網站管理的課題。 雞尾酒的特點是配方的組合,對治垃圾訊息,也有不同的招式,首先要了解症狀,才好下藥。一般而言,在網站中發現很多怪怪的留言、註冊會員,用人力去刪除,一定手軟,莫可奈何,真是舊的揮不去,新的又再來。...
昨天剛好有機會去清大的自由與行動課程,跟修課的朋友談談過往與現在人生,真的是一個很難得的體驗。用資訊人的角色去一個社會科學的通識課程,探索青年如何開始把自己動起來,然而修課的朋友,一半以上都是理工科學生,這真是一個詭異的輪迴關係。 雖然很故意的把 Free and Open Source的起源和概念嵌入想催眠與課的朋友,沒想到課程中,有些人對這段不熟悉的歷史頗有興趣,至少開始講時,...
話說某日在 FB 社團裡看到「立法院開放資料服務平台建置案」,原本有意參一腳,但發現為時已晚,剩下不到四個工作天,所以就洗洗睡了。過了兩天友人來問說,要在台灣零時政府第捌次解除戒嚴黑客松揪一團來共筆建議書,那,好吧,就真的參一腳,並拿共筆成果再補充後送印/投標。 經過週六近十位朋友的努力,有了一些初步成果,接下來週日、週一、週二投標...哦哦...因為一連串的原因(週一寫到太晚、...
那一天一如往常,大夥工作告一段落後準備來去吃午飯,在出門前同事叫喚著YANA,不見貓影,啊原來會議室的門沒關,大概跑過去探險了,那兒對她來說可是一個新天地。燈沒有開,黑暗中並沒看到她光亮的眼珠子,也沒聽到隨著身動會發出的鈴鐺聲,心開始不安了起來。是在哪兒睡著了呢?把燈打開,卻仍是什麼也找不著,開始著急了!脫口而出「YANA好像不見了!」。我們低下身來,桌腳、地板、牆角、流理臺、每一個櫃子都打開、...
過去幾年,我們力行每週到公司4天,週一在家彈性上班,每天上班不含休息,以7小時為準,雖然下班仍會收Email,但沒想到工時恰恰符合法國總統歐蘭德的勞工福利政策:「公司不能要求員工在晚上6點後還要回覆公司電話或電子郵件,確保員工每周都有133小時的休息時間」。 其實,與其稱這種政策為勞工「福利」,倒不如說讓企業有機會正式看待提供給職員的人生。 我最早的啟發是看了《告別富裕流感》,...
「解密國家寶藏」是我們近期協助工研院執行的一個專案,以 Drupal 7 為基礎,提供 API 給行動應用程式和展場互動機制,算是有了一次傳說中的 O2O 的實驗,當然還有許多改進的空間。為期 20 多天的展覽結束前,主辦單位舉辦了一場座談會,讓策展團隊、廠商能有與大眾對話的機會。 行禮如儀的座談過程就一般般,精采的還是在討論的部份。與會者提到應透過成效的量化分析來重新思考後續的預算分配、...

頁面